风栖讯息台

萌比日记 第三话 窗外春来

已是阳历三月,窗外的风景也变得绚丽了起来。河流逐渐变暖,雁鸟逐渐飞回,枯枝长出了新叶,泥土蹦出了鲜花,一副小学生们见了就要立即写进日记里的场面。

但她并不这么认为。友人将在今天离开了,即使她挽留了友人许久,但公司老板的乖张,项目规划的胡乱,早已让友人生厌。于是当新公司对友人抛出橄榄枝时,他毅然决然地递交了辞呈。

他们身为同事的最后一餐在江水上的渔船里度过。想当初,他们最初的相遇,也是在这片江畔,不过是岸上的草坪旁。“真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啊”她看向了窗外,午后的阳光照进了小船,她低头斟了斟酒杯,“我们在这船上颇有东坡当年的感觉呢”。友人夹了一筷子菜,“那你是想说我是‘重利轻别离’咯?”两人又笑了起来。

谈了许久,直至落日也渐渐远去,像是熔断了友人西行的路。若这要是能够让友人留下,倒不是一件坏事吧。夕阳从跨江大桥上照射下来,小渔船熠熠生辉,也照亮了友人,让她觉得这一切更加虚幻。

他终究还是走了。她回到了狭窄的出租屋,散落的衣物与书籍堆在地上。想起了这屋子只有在他来做客前整理过一次,她无奈地笑了笑,把包甩到一旁,踢开衣服,躺在床上,看起了手机。但他并没有再联系她,大概是开始忙于加入新公司了吧。放下手机,她扭头看向了窗外。

窗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灰,她捂着鼻子,推了推窗子,但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。最终她双手用力,窗户“哐”的一声被推开了,但厚重的灰尘也被扬了起来。在咳嗽之中,她看见了一抹绿色,窗外的常春藤在抖动着,像是怕极了开窗的她。

她碰了碰常春藤,又想起了《囚绿记》,认为这么做还是有些不妥。她关上了窗户,却感觉少了点什么。她再次打开了窗户,看向了远处的荒山。山间偶有半星灯火,给这片郊区多添了几分诗意,若是能够借着酒劲,做首新词该多好呢?可他不在,又能说给谁听呢?

走出了出租屋,天上并没有繁星,只有一个昏暗的月亮。她再次回到了江水旁,坐在栏杆前,这是他们初遇的地方。看着江水裹挟着垃圾冲打着江岸,让不远处的几艘渔船晃晃悠悠。是他们饭后产生的垃圾吗?她靠着栏杆,思索着。黑暗里江浪的声音也被减弱,而虫鸣似乎已被黑暗吞没。江风拂过,地上的青草也变得寒冷了许多。

最终她踱回出租屋,落在床上的手机上闪了闪他发来的信息。她关上了窗户,手夹杂着的那几根杂草,飘落到窗台,与窗外的常春藤作起了伴。

后无来者,未完待续
这是萌比日记第三话最后的部分,您无法往后查看。当然,您可以点下方的浮动操作按钮返回主页。

Copyright © FeKing.